搞cp是为了快乐。

感谢所有的小心心、小蓝手和评论。

欢迎来唠嗑!
 
 

【乔王】
写手AU挑战。
超有病系列(。
超级ooc(。
还偷偷漏了一题……



1.时空穿越
(写完发现好像应该算是魂穿啊?不管不管,大王身体小王灵魂,也跨越了时间空间。)

朦胧间,王杰希觉得自己腰软身体直发烫,下意识抓紧了床单,铺天盖地的欲望浪潮将他旳意志浇得一点不剩。
或许是感觉太过真实不像在做梦,王杰希缓缓睁开眼,瞬间清醒了。
乔一帆正用大拇指抹去嘴边的白浊,眯起眼一笑:“杰希,舒服吗?”
王杰希重新闭上眼,再睁开。
面前还是那个穿着西裤和白衬衫的乔一帆,只是看起来成熟不少。
他低头看了看自己,浑身赤裸,除了脖子上挂着一根领带。
“乔……一帆?”
“嗯,杰希怎么了?”乔一帆凑过去,亲昵地吻了吻王杰希脸。
王杰希抬手抵住,“这……什么情况?”
“杰希,我们今天办了婚礼啊。”乔一帆握住王杰希的手,“杰希,你今天是喝得有点多了。叶前辈和黄前辈一直灌你酒。”
发现自己手上还真戴着婚戒的王杰希:……?!!

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后辈结婚了,后辈还刚给自己口完怎么办,在线等,急。



2.黑暗童话(……不懂什么算黑暗。)
①猎人王杰希没想到的是,他救下的小红帽乔一帆,才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小狼崽”。
②国王王杰希被巫师下了沉睡不起的魔咒。仙女翻阅了所有典籍,找到一种解咒方法——只要喝下最爱国王的人的心脏熬成的药汤,就能苏醒。
皇后和妃子们听了以后连夜逃回了自己的国家。就在大臣们束手无策的时候,国王的病好了。
只是,国王的大骑士乔一帆再也没出现过。



3.狗血宫廷(架空古代……抱头痛哭,吃了没文化的亏,欧欧西得没眼看。)

正值午后,乔一帆强撑着眼皮,批阅着奏章。
老太监贴着乔一帆的耳朵说了几句,乔一帆立刻清醒了。
“太傅,您怎么来了?用过午膳了吗?”
见到真是王杰希,乔一帆惊喜地放下毛笔,捏了捏发酸的手腕,站起身。
王杰希弯腰行礼后却没有起来,而是道:“微臣恳请皇上准备选妃事宜。”
乔一帆去扶王杰希的动作一顿,道:“太傅,朕不想选妃,您知道的。太傅,朕只喜……”
“皇上,”王杰希干脆跪到了地上,打断了乔一帆的话,“选妃之事宜早不宜迟。”
乔一帆垂下眼帘,也跪到王杰希面前,抱住了他。乔一帆知道,这件事王杰希承受的压力比他还大。

乔帝不愿选妃,反倒是作为太傅的他被人戳着脊梁骨骂。王杰希常常深夜还出入乔一帆的寝宫,便有了他以色侍人,魅惑圣上的传言——然而事实只是乔一帆一头热,两人根本没到那份上。
王杰希自认他这个帝师行得正,心中无畏,不在意这愈演愈烈的传言。
可今日朝堂上,选妃之事又被人重提,王杰希对上乔一帆的眼神,劝人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。一众大臣看他欲言又止,面上的讥笑遮都遮不住。
这事传到他爹这个前朝丞相耳里,气得把王杰希赶去祠堂罚跪。
“你敢说你问心无愧?”
“我问心无愧。”
“你对着列祖列宗说,你对当今圣上到底有没有那种心思?”
“我……”王杰希同今天在早朝上一样,犹豫了。
王老丞相气得对着他的背抽了一鞭子。
“王杰希!王家世代辅佐帝皇的好名声就要败在你手上了!”
啪。又是一鞭。
“我对圣上绝无二心。”王杰希道。
啪。第三鞭。
“别跟我耍小聪明!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“没有。”
父亲的这三鞭反倒把王杰希给打醒了。他是喜欢乔一帆的,但是这感情永远也不能说出口了。
“好。那你一会儿就进宫面圣,把你今早没说的话给说清楚了。”

背上的鞭伤还在隐隐作痛,王杰希闭上了眼。
“皇上,请您放手,这不成体统。”
“杰希,你真的希望我选妃立后吗?”
“微臣……”
“我问的是王杰希,不是王太傅。”
“我……希望你做一个明君。”
乔一帆收紧了手臂,用力将人贴近自己。
“好。朕答应你。”
听到乔一帆这样说,王杰希从进殿就僵着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下来。
“但朕有一个条件,”乔一帆松开抱着王杰希的手,转而捧起王杰希的脸,“宫中的流言蜚语,太傅应该是知道的吧,朕想不如就坐实了吧。太傅,你今晚就留在朕这里吧。”

王杰希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。



4.走进科学
电脑桌上为何总有水杯,王不留行手办为何频频丢失,微草队长的房门为何夜夜被敲。是疯狂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今晚8点,跟随我们的镜头,一起走进痴汉乔的内心世界。

王杰希按下暂停键,打量了一眼坐在身旁的乔一帆。
乔一帆反思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点开这个恶搞视频后,开口道:“虽然我在微草的时候确实给你一直倒水,但后面的事我真没做过。”
“我觉得还挺科学的。”王杰希说。
“啊?这描述哪里科学了?”
“你被我赶去书房睡觉的时候,确实夜夜敲门。”
乔一帆委屈巴巴地看着王杰希:“那你就不要赶我去书房。弄得我真的像变态一样。”
王杰希拍拍乔一帆的手背,道:“变态我也喜欢。”
王杰希还想把这个恶搞视频看完,就被“突然变态”的乔一帆给按倒在沙发上了……




5.校园言情(我好像对校园言情有什么误解……)

“你是谁?你竟然敢这样跟学生会会长说话?”袁柏清挡在王杰希前面。
“呵?我?连我是谁都不知道?”
乔一帆看都不看袁柏清一眼,径直走到王杰希面前,捏住了王杰希的下巴。
“你就是王杰希?听说你不让我加入学生会?你知道这个学校是谁建的吗?”
王杰希:“工人建的。”
“你!你还想不想要奖学金了?”
王杰希没有理他,两人无声的对峙着,吸引了不少人围观。

“啊——乔少爷!是乔少爷诶!真的来学校了!”
“哪个哪个!”
“王会长面前那个!”
“哦?王杰希?天天冷着脸以为自己是谁啊?听说还是靠奖学金才到我们学校读书的。”
“啊?王会长原来是贫民啊,我还觉得他很帅呢。”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一旁女生的窃窃私语全都传入他们的耳中。袁柏清气急,但王杰希倒是神色如常。
“可以松手了吗?”王杰希抓住捏着自己下巴的手,“踮着脚不累吗。”
乔一帆冷哼一声,“我天天play basketball和drink milk,长高小菜一碟。”
王杰希甩开乔一帆的手,道:“你加油长高。”
看着王杰希的离去背影,乔一帆冷笑一声道:“呵,王杰希是吗?我要定你了。”



6.乡村爱情(这个我想安利诗太的小妈王!!打call!)

乔一帆垂着手,看着下人把王杰希房前的灯笼挂起,烛火透过红纸映出来的红,红得刺眼,让人浑身发冷。
这个小娘与别的不同,是个男人。乔老爷久病不愈,也不知道听信了哪个不靠谱的道士,说要找一个生辰八字相克的人来压“病鬼”。
有钱能使鬼推磨,在这个年代买一个人更是容易。王杰希就这样“嫁”到了乔府。
乔老爷的病还真有了点起色,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和王杰希圆房。
王杰希是镇上唯一的教书先生。乔一帆经常偷跑出府去听他讲课,王杰希讲的课比家里请的老古董讲八股要有趣多了。
对乔一帆而言,王杰希是他最敬重的人。而且,乔老爷根本不是他亲爹。乔一帆他娘是被硬抢来的,进府的时候刚怀乔一帆,只是乔老爷不知道。
他娘已经痛苦一生了,他不想王杰希也那样。乔一帆紧紧握住了拳,做了一个决定。
他见乔老爷遣散下人进了王杰希的房间后,就跟了进去。举着板砖对着乔老爷的头就是那么一下。
乔老爷的身子立刻就歪倒在了一边。
“快走!我给您叫了马车,就等在镇口。走得越远越好,别回来。”乔一帆的声音哑得可怕。
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”王杰希拢好散开的衣襟。
乔一帆惨笑道:“我是他儿子,不会怎么样的。”
“……乔一帆,你胆子大了啊?”乔老爷捂着头颤巍巍地站起身——乔一帆到底还是下手轻了。
“老爷,是我让他……”
王杰希还没说完,乔一帆噗通一下跪在乔老爷面前。
“爹,是我想放他走。因为我喜欢小娘,我已经睡过他了。”
王杰希惊讶地看着乔一帆。



7.古代武侠
桌上的火烛静悄悄地燃烧着,窗被小心翼翼地打开,一阵风吹来,火苗颤巍巍地晃了两下,还是熄灭了。黑暗中,一个人影飞快潜入房内。
“杰希,对不起啦。”乔一帆小声地说,然后伸手去点王杰希的穴道。
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王杰希正巧翻了一个身,躲过乔一帆的手指,嘴唇却被吻住。
“不让点穴,那我就亲你。”
“哪有你这样绑架的。”王杰希睁开眼,推了身上人一下,眼底毫无睡意。
“采花大盗嘛。”
“没被发现?”
“没有。”
乔一帆好歹是从中草堂出来的人,对中草堂的地形和夜间值班换岗时间烂熟于心,况且他现在武功造诣了得,摸到王杰希的房间简直轻轻松松。
王杰希扬眉,道:“看来他们的训练还不够。”
“好了,不许动,你被绑架了。”乔一帆把人裹成一个春卷扛到肩上,脚一蹬地就飞出了院子。
“去哪儿?”王杰希也不挣扎,问道。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乔一帆说。
因为王杰希不想在中草堂呆了,他早已卸下堂主的职务,整日在中草堂无所事事,就喊了乔一帆来“绑架”他,乔一帆就乖乖来了,后续却一点都没考虑。
出了中草堂,乔一帆吹了一记口哨,一匹白马踢踢踏踏地走了过来。
王杰希扔掉裹住自己的被子,坐上马背。乔一帆也翻身跟上,从后面搂住王杰希。
“你想去哪儿我就去哪儿。”乔一帆咬了咬王杰希的耳廓。
“那就随便灰月跑,它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。”
乔一帆轻笑一声,道:“好。”
两人一马,就是江湖。



8.综艺真人秀
“请1号diss一下7号。”
主持人这话一出口,所有人都“哇”了一下。节目组也太狠了。
在娱乐圈里,再怎么不合的人也要装成熟稔的好友,这种公开diss的话一出口,即使是因为节目,也会被人揪着不放了。
在看到1号是乔一帆和7号是王杰希后,所有人内心又“哇”了一下。
谁都知道乔一帆是从微草娱乐退出来的,又传闻乔一帆离开微草还是王杰希这个微草前辈从中作梗。
有好戏看了。
“小乔?”主持人见乔一帆似在发呆,出声提醒。
“啊?真的要这样做吗?”乔一帆尴尬地挠了挠头。
“必须的,”主持人一脸兴奋,这个国王游戏没有事先的台本,没想到一下子就戳到爆点。
“播出的时候能剪掉吗?”乔一帆问。
“小乔,你不要挣扎了。”主持人摇头。
台下观众一阵笑。这个综艺虽没有电视直播,但拿到了几家视频网站的直播。
“前辈,那我冒犯了。”
乔一帆冲王杰希一鞠躬,然后飞快地凑到他脸颊边亲了一口。王杰希握着话筒的手指一下子收紧。
所有人都愣了一秒,然后全场大笑。
乔一帆茫然地看向王杰希。
王杰希轻吐一个字:“笨。”
“哈哈哈哈,小乔是diss不是kiss。”方锐笑得蹲在地上。
黄少天说:“诶!小乔,你还是不要跟老叶混了,来蓝雨啊!学习最专业的diss微草技能!嘿哟,跟我唱。”
张佳乐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背:“走开,我们不要你freestyle。”
想挑事的主持人见他们都给乔一帆解围,也不好太刁难他,道:“那小乔你就说一个王前辈的小坏毛病。”
“他喜欢熬夜。”乔一帆想也不想就回答道。
方锐带头:“yoooooo!小乔,那是不是说明你也熬夜啊。”
“呃……”乔一帆卡壳了。
王杰希淡定地解释道:“我们第一次合作,他紧张就找我对戏,确实熬挺晚的。”
这一局就这样掀过。所有人重新抽了号码。
主持人道:“请3号和4号,一人公主抱另一个人,坐三个深蹲。”
乔一帆和王杰希看着自己手上的编号:“……”
主持人举手作投降状:“巧合!我真不知道又是您们二位。”
王杰希比乔一帆稍高一点,又是前辈。众人都以为王杰希会把乔一帆抱起来。哪知,两人对视一眼,乔一帆张开怀抱,王杰希无奈地走过去,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众人瞪大眼张大嘴,就看乔一帆轻车熟路地托住王杰希的腿弯和腰背就抱了起来,轻轻松松坐了三个深蹲。
主持人惊讶地扯了扯嘴角,道:“小乔,你的臂力腰力很好啊。”
“王前辈也不是很重啦。”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。
王杰希瞥了他一眼,道:“腰力确实好,能折腾。”
乔一帆一下子耳根红了。
众人内心:……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漏出来了?



end

06 Sep 2017
 
评论(14)
 
热度(149)
© 贰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