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cp是为了快乐。

感谢所有的小心心、小蓝手和评论。

欢迎来唠嗑!
 
 

【乔王】一拍即合(完)

原著背景+不科学的abo,真的不科学(

 懒得做01链接,也不长就放一起了。

京城好友组和一点点双花。 

其实是双a。( ⁼̴̀ .̫ ⁼̴́ )✧ (以及想问oa要怎么操作……?

别看老王A气十足,小乔有特殊地放倒他的方法w

= =查了半天敏感词 居然是最后吐槽里的防lang喷雾。



【乔王】一拍即合

01

“总算找到了。”

乔一帆弯着腰,终于在货架最底层看到了袋装的酱油。

“一帆?”

乔一帆闻声就想寻人,哪知王杰希站在他身后,他直起身抬头的瞬间,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撞到了王杰希下巴。

“嘶……”

“王前辈!”乔一帆赶紧扔掉手上的酱油袋,“对不起!没事吧?”

王杰希一手捂着嘴,另一只手摇了摇,示意乔一帆不用急。

“前辈,怎么样?”乔一帆担心地问。

“我嘴唇没破吧?”缓了一会儿,王杰希拿下手。

乔一帆凑近,认真地瞧了瞧,道:“嘴唇没破。里面是不是一下子被牙咬破了。”

“嗯,有点咬破了。”

“疼吗?我看看?”

“还好……你想怎么看?”王杰希一愣,这是要自己张开嘴的意思?

“啊不不是。”乔一帆才发觉自己凑得太近了。他脸一红,赶紧后退一步。

“感觉你又长高了点?有一米八了?”王杰希将乔一帆同自己比较了一下。

“没有。不穿鞋是一米七九……点五。”乔一帆作心痛状。

“挺好。”王杰希轻笑道。

“唉,170跟180,听起来还是不太一样的。”

“我说你现在这样挺好的。见到我也不拘谨了。”

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。

“你也来买酱油?”王杰希弯腰拿起一袋酱油。

“嗯。我妈嫌我夏休在家还是打荣耀,就给了我这个。”乔一帆甩甩自己手上的购物单。

“我还要去买盐,一起吗?”王杰希问。

乔一帆还没来得及答应,就听到一记清脆的玻璃打碎的声音。

两人齐齐转头,发现几米之外的酒类货架,一个女生抓着货架颤抖地蹲在地上,旁边是打碎的瓶子。

omega浓烈的信息素扑面而来,乔一帆脸色瞬间就白了。他心道不好,赶紧屏住呼吸,跟王杰希说:“前辈,我包里有镇定喷雾,还有口罩。你能帮我拿一下吗?”

他欲哭无泪,出来打个酱油都能遇到突然发情的omega。幸好他有随身携带镇定喷雾和口罩的习惯。

“一帆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。你先把喷雾给那个omega。”乔一帆戴上口罩,感觉自己能撑。

王杰希拿着喷雾,看乔一帆脸色发白,脖子却泛起不正常的红让他找不到乔一帆的腺体。王杰希犹豫了一下,还是先对着乔一帆的脖子全部喷了一遍。

镇静喷雾冲淡了一些鼻尖omega的香味,乔一帆缓缓吐气,道:“我没关系的。”


“alpha和omega不要靠近!有谁带着镇静喷雾或者omega抑制剂嘛?”几位beta工作人员赶紧围在那个omega周围,喊道。


“王前辈,去吧。我现在只是有点晕。”乔一帆抓着手推车的横杠无奈地说。

王杰希嗅了嗅,空气中确实只有那个omega香甜的味道夹杂着丝丝缕缕打翻的酒味,没有其它香气了。乔一帆应该没有被引诱发情。

“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王杰希对乔一帆说着,捂起口鼻走向工作人员。他越靠近,气味越浓郁。比起那个omega,王杰希却是先看了一眼地上的红酒。

浪费了。他想。

王杰希把喷雾交给工作人员后,就快步离开了。


“前辈,你脸有点红,不要紧吧?”

乔一帆看到王杰希微红脸颊,突然有些后怕。

联盟并不要求公布第二性别,除了几个气息比较强势的alpha,其它的alpha或者omega在喷了遮盖剂不太能闻出味道的,但偶尔还是会有点气味。可是据乔一帆所知,似乎没人嗅到过王杰希信息素的味道。于是都传王杰希是个beta,可如果他是个将自己伪装的特别好的omega呢。为了荣耀和队伍……

乔一帆本就对王杰希喜欢,现在心里的敬意和疼惜又涨上几分。

“没事。可能刚才走得急有点热。喷雾就送给那个女生了。过几天,我还你一瓶。”王杰希说。

乔一帆摆摆手,道:“不用不用。我囤了一堆。”

王杰希没再多说,心底却是决定给乔一帆买个四五瓶了。当omega真不容易。

两人走到放盐的货架。

王杰希随意地拿起一袋盐,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嗯,前辈再见。”乔一帆皱皱眉,“前辈,你的脸真得有点红,没事吗?”

“过会儿就好了。比起我,你的脖子也还没消红。”

乔一帆摸摸脖子,无所谓地道:“哦,过会儿就好了。那个omega突然信息素像爆炸一样,我感觉自己差点就要晕过去了。”

“那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。”

“我再去买点水果就好了。前辈,你先回去吧。”乔一帆把盐放进手推车,却忍不住提起篮子里的洗发露瓶看了一圈。

“怎么了?”王杰希问。

“我好像闻到很淡的薄荷味,可是这个洗发露没漏出来啊?”乔一帆把瓶子重新放回篮子中,没注意到王杰希神情有一秒的僵硬。

从给了工作人员喷雾后,感觉萦绕在鼻尖的酒味一直没散去,导致自己居然无意识地散发信息素了。王杰希皱眉。

“一帆,那我先去结账了。”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跨离一大步,“抱歉。”

“没事没事。前辈你回去吧!你到家了跟我发个信息吧。”

“好。你也是。”


02

晚上八点,新开业的酒吧里,人少得可怜。王杰希一眼就看见坐在吧台那边的叶修和孙哲平。

“喝什么?”孙哲平问王杰希。

“白开水或者茶都行。”

孙哲平起身,走进吧台内一阵捣鼓。

“哎,大眼,听我弟说你前几天问他怎么买omega的抑制剂,你终于谈恋爱了?”

叶修吹开贴着杯口的枸杞,问。

“你在酒吧喝枸杞?”王杰希瞥了一眼捧着保温杯的叶修。

“你不也喝白开水吗?”

“……”虽然本质差不多,但是比起白开水,一个大男人在酒吧捧着保温杯喝枸杞茶更诡异吧。王杰希选择结束这个话题,反正也说不过叶修。

他道:“没谈恋爱。只是遇上点事,把别人omega的喷雾用了,我买点还给他。”

“只用了一瓶喷雾,却还五瓶喷雾和五盒抑制剂。这是一点点?”叶修敲敲桌子,“大眼,你可不对劲啊。”

“你想多了。单纯是照顾后辈而已。你也认识。”王杰希承认,后来他到家回想起碰见乔一帆的时候,乔一帆正弯着腰找酱油,那腿和腰确实有点吸引人。可是乔一帆毕竟也是自己亲自带过的后辈,年龄也差了那么多……但有些心思一但起了头,就难结束了。

“谁?”叶修好奇地问。

“一帆。前几天在超市遇见他,结果有个omega在我们旁边发情了,所以就用了他的喷雾。”

“乔一帆?”叶修惊讶,“我记得小乔是……”

“你的茶。”孙哲平把一杯色泽漂亮的液体放在王杰希面前,正巧打断了叶修的话,“试试看。好喝的话,我就给乐乐这么调了。”

叶修看了眼,道:“可以啊,孙老板果然有点手艺。”

王杰希问:“我的茶呢?”

“这,长岛冰茶。”孙哲平扬扬下巴。

“……”王杰希无言,心道你唬张佳乐那套不能拿来唬我啊。

叶修说:“我记得你挺喜欢喝酒的。现在正好退役了,可以喝了。”

“你打职业前,不是把一桌同学喝趴到桌子底下了?”孙哲平问道。

“遗传伯母。好酒且海量。”叶修点点头。

王杰希无奈道:“其实那时候大家都还小,哪有什么酒量。你们知道把他们喝趴以后,我怎么样了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感觉浑身发烫发软,还有点喘不上气,然后我只能给自己喊了救护车。我不一定遗传了我妈的酒量,但肯定遗传了我爸的酒精过敏体质。”

叶修:“……”

孙哲平:“……”

喝倒一堆人,结果自己酒精过敏,还能冷静喊急救。魔术师的操作,真的很猜不透啊。

“其实,喝一点没事。上次超了量才会特别严重。”

许久没碰,这突然一杯放在眼前,王杰希有点心痒。

“算了吧。这酒就让老孙拿去坑张佳乐吧。我可不想给你叫救护车,”叶修在王杰希的手指触到杯沿前,将酒杯推回给孙哲平,“走吧,上楼。”

“你就是来打荣耀的?”王杰希说。

“难道还要蹦迪?一把年纪了,就别学年轻人蹦迪喝酒,又累又伤身啊。”叶修拧上保温杯盖,“倾情推荐,枸杞养生明目,多喝喝。”

“那谁一把年纪了,还学小学生溜出家上网。”孙哲平毫不留情地戳穿。

这里原来是一家两层楼的ktv,孙哲平盘下来以后,把一楼改成了酒吧,二楼则是网吧。叶修说来给兄弟捧场,实则还是溜出来上网。

结果,三个人上楼不到一小时就出事了。

“老板!不好了!”服务生跑到孙哲平他们包厢,“楼、楼下有个omega在厕所发情了,然、然后听说还有个alpha正在厕所堵门……”

那还得了。孙哲平一听,赶紧让服务员跟他下楼。

王杰希右眼皮一跳。感觉这事真令人熟悉。

“大眼?你也下去?”叶修看王杰希也站起身,不禁出声。孙哲平标记了张佳乐,所以其它omega的气味对他作用不会很大。王杰希一个单身alpha去现场,又算是半个知名人士,指不定又要出乱子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“喂!大眼!”

王杰希不再听叶修的阻拦,转身离开。

酒吧舞池都空了,往厕所的通道里都站看热闹的人。不少人还举着手机。

“怎么样了?报警了?”

“omega协会的人来了?”

“啊?都搞上了?”

“嗨呀!按墙上搞啊!那个激烈啊!听说那个alpha不想停,还把服务员给打了……”

这都什么跟什么。王杰希越里面走,听到的话越夸张。他忍不住按了按右眼。右眼跳灾,不可信不可信。

“对不起,请让一下。”王杰希对前面的人说。

“你干什么呀?凭什么让啊,看热闹也要讲规矩,先来后到懂不懂?”

“我朋友在里面,请你让一下。”王杰希冷冷地看着那人。他本就长得高,再加上故意放出alpha的信息素。那人瞬间噤声,让出了路。

王杰希说得模棱两可,没说他是老板的朋友。结果看热闹的人都误会了。

“不会是那个omega的alpha吧……”

“你看他脸都黑了。”

“不,感觉他的脸是绿了……”

“我靠?好像是王杰希?”

“什么什么?”

人群一阵骚动,举起手机的人更多了。


王杰希走进厕所时,嗅到的已经都是镇静喷雾那类似消毒水的气味。他看见一个男人低着头靠着墙角,身体微微颤抖。地上还趴着一个男人,后脑朝着王杰希。

孙哲平则蹲在他旁边。

“他怎么样了?”王杰希走过去。

“已经叫急救了。他应该只是昏过去了。”孙哲平将搭在那人脖子上的手收回。

看清倒在地上的人后,王杰希瞳孔猛然一缩,预感成了真。躺在地上脸色发白的人是乔一帆。

王杰希感觉到难以言喻愤怒,他转身逼近躲在角落的男人。

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王杰希的气势太过强大,男人用手和背一起抵住墙,才不让自己坐到地上。

他直摇头,道:“我,我什么都没干啊!那时候我脑子已经有点糊涂了。他一进来,我想往他身上靠,然后他就开门跑了。大概是看到有别的alpha过来,他就又回来抵着门。我好像是抱着他蹭……反正真的什么都没干!等服务员过来,他就“噗通”倒地上了。”

王杰希突然有些乱。

“王杰希,你离他远一点。好不容易喷了镇静喷雾,吃了抑制剂,你别又去勾人。”孙哲平把王杰希扯后几步。

那omega看了眼手机,弱弱地举手道:“我朋友来接我了。我可以出去了吗?”

“外面看热闹的还在吗?”孙哲平问一旁的服务生。

“跟他们说今晚酒水免单以后都继续去玩了。门口现在散得差不多了。”服务生心痛地道。他十分担心自己老板这个月会不会发不出工资。


“乔一帆是保护了那个omega,没让别的alpha进来。就是不知道他自己怎么就晕过去了。”孙哲平对王杰希说,“我看过了,没有被击打的痕迹。你放心吧。”

王杰希没有说话,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乔一帆。

医生很快赶到,将乔一帆从后门推出去的时候,乔一帆却无意识地抓了下王杰希的衣角。王杰希也跟着坐上了救护车。

黑暗中,乔一帆嗅到了让他唯一安心的薄荷味。


03

“所以,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一帆是alpha。”王杰希坐在医院的椅子上。

“叶修没告诉你?”孙哲平看叶修。

“我正想说啊,就被老孙打断了啊。”叶修无辜地看王杰希。

是了。那杯突然出现的长岛冰茶。

“大眼,开心点。虽然你给小乔送的omega抑制剂没用,但是镇静喷雾是ao通用的。”叶修拍拍王杰希的肩膀。

王杰希:“……”

医生从病房走出来,道:“人醒了,过敏而已。医院急诊床位紧张,第一瓶输完后,还有两瓶药就转去输液室输液吧。”

“过敏?”三人齐声问。

“omega信息素过敏。具体的你们问他自己。我没时间跟你们解释了。”医生说完就走了。

王杰希看叶修,孙哲平看叶修,叶修摇头。

这个他也不知道啊。

一个alpha对omega信息素过敏?惨……还是幸?

孙哲平和叶修一起看向王杰希,眼中写了四个字:你还有戏。

王杰希:“……”


孙哲平和叶修特意出去抽烟,将病房空给他们二人。结果王杰希问乔一帆的第一句话却是:“为什么去酒吧?”俨然一副队长训队员的样子。

看见王杰希严肃的神情,乔一帆不禁缩了下脖子,道:“高中同学聚会。吃完饭他们想去酒吧,我就开车送他们到那里。我准备上个厕所就走的,结果就遇到了那个omega。”

“你没喝酒?”王杰希皱眉,他明明闻到乔一帆身上有酒味。

“没有!”乔一帆摇头,“喝酒我就不会开车了。”

大概是蹭到别人的酒气了。王杰希想。

“前辈,你的信息素是不是薄荷味?”乔一帆问。

上次从超市到家后,乔一帆又特意闻了闻洗发露,发现洗发露的薄荷味更清凉,才确认在超市嗅到的若有似无的薄荷味是王杰希信息素的味道。

“是的。其实准确点是薄荷茶的味道。”王杰希接着道,“我那时以为你是omega,所以看你脖子红,怕是自己无心漏出的信息素会让你假性发情。原来你是对omega信息素过敏。”

“所以你不仅给我寄了喷雾,还有omega抑制剂。”乔一帆笑着说。

王杰希尴尬地抿了抿嘴。

但随即乔一帆明白了王杰希话中隐含的意思。王杰希他是个alpha,不是omega。

乔一帆早该知道了,当时闻到王杰希的信息素后过敏没有加重,那王杰希肯定是alpha了。可这是乔一帆心底最不想面对事实。原本根据联盟的传闻,推测王杰希不是beta就是omega,乔一帆想在自己退役以后向王杰希告白,就算王杰希是omega,自己过敏到死也喜欢。

可现在王杰希是alpha,乔一帆反倒觉得自己彻底没戏了。一般alpha之间信息素相斥,就连乔一帆也不能习惯所有alpha的信息素味。而且,王杰希怎么看都是个直A,不会喜欢上其他alpha的,之前也把乔一帆当成了omega。

“怎么了?”看到乔一帆突然失落的神情,王杰希问。

“没什么。那时候看前辈脸红了,我以为前辈是omega。”乔一帆低下头,遮住眼中的苦涩。

“我不是omega。”王杰希犹豫了一下,决定告诉乔一帆原因,“我酒精过敏。即使没喝酒,闻到酒味也会条件反射地脸红。”

酒味?乔一帆感觉抓住了什么。

“前辈。”乔一帆突然低声唤王杰希。

“一帆,怎么了?难受?”王杰希见乔一帆垂着头,有些紧张。

“嗯……刚才那个omega贴太近,我觉得现在还能闻到他的味道。我前辈你能不能抱一下我,我想闻……”

你的味道。

乔一帆话未说完,王杰希就俯身虚搂住乔一帆的脑袋,让他的下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,薄荷茶的味道慢慢弥漫在空气中。

过了一会儿。

“可以了吗?”王杰希问。

乔一帆拿脸蹭蹭王杰希脖子,摇头。

又过了一会儿。

“一帆……你真没喝酒吗?”王杰希怎么觉得乔一帆沾染上的酒气越来越浓了。是自己太敏感吗?

“没喝。前辈,你喜欢喝酒吗?我记得第一届世邀赛那时候,有个娱乐采访,叶前辈爆料你喜欢喝酒还酒量好。”

王杰希没有否认,只是说:“可惜酒精过敏。再好的酒量都是假的。”

“一点点都不行吗?”

“其实摄入一点没问题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王杰希没注意到,乔一帆的唇都贴上了自己的脖子,“那有喝过调制鸡尾酒?”

说到调制鸡尾酒,王杰希就来气。什么破长岛冰茶,一个打岔,让他到医院才知道乔一帆是alpha。

“好几种都尝过。但不喜欢长岛冰茶。”王杰希说。

鼻腔充斥着浓郁的威士忌的味道,却又带了一点甜,明明没有摄入酒精,但身体却跟要醉了一样。王杰希直觉不妙想要直起身,却反被乔一帆搂住了腰。

“我喜欢你,杰希。前辈,我能叫你杰希吗?”乔一帆说。

“随你。”王杰希心道你叫都叫了。

此刻他的酒瘾全被勾起来了,对告白有些稀里糊涂,重点全在酒味上了,“一帆,你是在酒桶里泡过吗?”

乔一帆抚上王杰希的脸,果不其然,泛红的脸颊微微发烫。薄荷茶的味道不自觉地散发开来,与酒味纠缠在一起,想要将酒掠夺过去一般。明明两人同是alpha,信息素相撞却都没有丝毫不适。似乎都格外享受。

“威士忌和杏仁香甜酒。”乔一帆说。

“‘教父’?”王杰希一听原料就猜到了这鸡尾酒的名字,“听过说,没试过。”

“想试试吗?”

王杰希眯起眼没有回答,却默许了乔一帆的亲吻。

唇舌交缠,乔一帆的舌却在扫过王杰希下唇时停下了。

“还疼吗?”他问的是几天前在超市撞到王杰希下巴的事。

“早就好了。”

即使是身体的条件反射,在没有真酒精摄入的情况下,王杰希习惯酒味以后,还是能保持清醒的。

他推开乔一帆,道:“你这是假酒欺客。要赔的。”

乔一帆握住王杰希的手,说:“用一辈子赔行不行?”



完。







所以,对乔一帆来说,常备镇静喷雾的作用就是防o喷雾(x

只是脑洞到天生弯a。一个a对所有o过敏,觉得很有意思又惨了,就像一个爱酒的人却酒精过敏……


乔一帆吸王杰希,王杰希云喝酒。

直A也给你醉弯。

完美。


20 Feb 2018
 
评论(15)
 
热度(203)
© 贰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