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次搬砖,停更两个月orz

明年见。
 
 

【乔王】命中注定(上)

原著背景abo。有私设。大约是第十四赛季。

算是【乔王/论坛体】兴欣拿了冠军后竟然…… 的前篇。

土味标题+有点狗血ooc。回忆穿插比较多。

打个广告!

~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,群聊号码:305228787~


【乔王】命中注定(上)

-

看王杰希盛了第三小碗酸辣汤以后,好友觉得不对劲了。

“王杰希,你快把我的汤喝完了。我记得你不喜欢这种酸酸辣辣的味道啊。”

“今天这家店的口味还可以。”

“我想你不喜欢这个汤,特意给你点了可乐,你怎么只喝了一口就没再动一下?”

“可乐太甜了。而且我结婚后就戒了,你知道的。”

“结婚后戒的,你现在离婚了,喝呗。”好友眉头一皱,觉得事情不简单,“等一下,兄弟。我带你去酒吧那晚,你夜不归宿啊,不会是和那个男生做了吧?戴套了吗?”

王杰希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做了。没戴。”

“对方硬来的?”

“不是。我嫌麻烦,没让他戴。”王杰希说,“我没在发情期,又没进生殖腔标记。”

双方图个爽的事,他不计较。

好友瞪大眼睛:“没在发情期没标记不等于不会怀。这种事怎么也能懒?”

“我不容易怀。”

“那也是有这个可能性的!你吃药了吗?”

“忘了。”王杰希舀起一勺汤,淡定地喝下,“你放心。认真折腾两年都没有,这临时起意的一晚根本不可能……”

好友忍不住打断他:“你别说了,快喝汤吧。我觉得你现在说的话特像flag。”

王杰希无所谓地扬了下眉,说:“你少给我心理暗示。”

话虽这么说,王杰希在饭后感觉身体不舒服了。

等红灯的时候,他不禁按了按有些胀的胃。或许是今晚吃太多,胃病犯了;又可能是……

朋友的话突然在脑海里冒了出来。

绿灯亮起,王杰希打了转向灯,改道往药房开去。

药房的阿姨特别热情,边给王杰希结账边说:“要是有了,要对人家负责。omega打胎很伤身体的,生小孩更是辛苦。看你这么俊,千万别做渣A啊。”

被误认为alpha不是一次两次了,王杰希也不在意。他道谢后,想了想又问:“能再给我拿盒胃药吗?”

“也对,可能胃不好。我给你拿。总归还是去趟医院吧。”阿姨说。

“嗯。”

-

新版本的休赛期,乔一帆和高英杰也没闲着。两人研究了改版后的技能,就在测试服的竞技场打得昏天黑地。

高英杰操纵着魔道学者毫发无损地穿过冰阵和炎阵,想立刻转身反打紧追不舍的阵鬼,却发现自己的移速降了。他不知何时踩入了灰阵。

高英杰暗道不好,想撤却来不及了。乔一帆的阵鬼追至,绕背几下连击,将魔道学者推进最后的暗阵。

屏幕漆黑的瞬间,高英杰也懒得挣扎,双手离开键盘。

“一帆,你最近状态真好啊。落阵点越来越刁钻了。”高英杰边说边看胜率,“你有点过分了。十场里我就赢了三场。”

等了许久,耳麦里还是没有声音。

“一帆?”

“英杰,我最近总觉得心慌。”

“心慌?在前辈结婚那天,你不是说你的心已经死了吗?”高英杰打趣他后又恢复正经,“难受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,要少熬夜啊,注意身体。”

“不是身体问题。我是感觉会有事情发生,心里不踏实。”

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乔一帆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和王前辈那什么了。”

“什么?是我以为的那什么吗?”高英杰不禁拔高声音,乔一帆的话让他以为自己耳朵瞎了。

“国庆节那几天,我不是回北京了嘛,然后遇到了他……”

国庆前,乔一帆收到高英杰发来的消息:“一帆,趁你快生日了,我告诉一个好消息。我偷听我妈和王阿姨聊天,才知道前辈已经离婚了。你有机会啦,加油!”

乔一帆立刻从床上弹起来,脸也不洗就给高英杰打电话。得到确定的回复后,他又捂住眼睛倒回床上,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情。

乔一帆早就喜欢王杰希了。只是在青训营时期懵懂不知,等王杰希透露会在第十一赛季结束后退役,他才惊觉自己的心意。乔一帆生怕两人会再没联系,立刻向陈果请假,去了趟北京。等他抱着一束粉玫瑰站在微草大门前,乔一帆才回过神拍了下额头,觉得自己急糊涂了。匆匆赶来告白,先不提大概率会被拒绝,他连王杰希今天是否在微草都不知道。

乔一帆正想离开,一辆车缓缓从微草大门驶出。

“乔一帆?你怎么在这里?”车窗被放下,露出王杰希的脸。

“我有点事……”

王杰希打开车门走下,看到乔一帆手里的玫瑰花束,问:“一帆,你谈恋爱了?”

乔一帆摇头,赶紧把花束背到身后:“没没没有,是粉丝送的。”

哪有兴欣粉在微草大门前给乔一帆送花的。王杰希以为乔一帆是害羞了,便朝他微微一笑,也不拆穿这拙劣的谎话。

“正巧不用给你快递去了。”

“啊?”

乔一帆把花束用胳膊夹住,双手接过王杰希递过来的红色请柬和一个红色的纸袋。

“今天刚从店里拿到,我就顺道送来,没想到你也路过。年底婚礼,有时间就来吧。”王杰希拍拍他的肩,“可以带你喜欢的人来。”

可是他喜欢的人是新郎,已经在现场了。

乔一帆闷声应道:“好。”

他低头看了一会儿请柬,尽量让自己语气听起来不那么酸涩:“前辈喜欢的omega一定很漂亮吧。”

话说完,乔一帆抿了抿嘴唇,释然了半分。自己确实没机会,就算王杰希不结婚,他作为alpha也不会选同是alpha的自己。

“我是omega。你也以为我是alpha?”王杰希无奈地捏捏自己鼻梁。刚才他去送请柬和喜糖,微草训练室的人也都傻眼了。明明他在微草时,吃抑制剂也没刻意瞒着,甚至好几次为了顺手,药瓶就放在电脑桌上。

“啊?”乔一帆努力整理语言,最后蹦出一句,“真的吗?”

王杰希被乔一帆茫然的表情逗笑了,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“恭……恭喜前辈,新婚快乐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离开前,王杰希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不是来找英杰吗?”

“不不不是!”这下乔一帆不只摇头了,手也狂摆。像是多嫌弃高英杰似的。

“那祝你早日追到喜欢的人。再见了。”

“嗯。再见,前辈。”

等王杰希的车开出一段距离后,乔一帆面上的表情彻底垮了。

去告白,结果被暗恋的人塞回一张婚礼请柬和一袋喜糖。还有谁谈恋爱比他惨的吗?

不过不亏,白拿一袋巧克力。乔一帆看着袋子里的喜糖,憋出一个苦笑。

现在王杰希离婚了。

“哎——”乔一帆长叹一口气。

试试吧。凡事讲究一个“万一呢”。王杰希都祝他“早日追到喜欢的人”。

出于和喜欢的人至少呼吸同一座城市的空气的心态,乔一帆国庆没留在兴欣,选择回家。他在休息时搜了不少恋爱攻略,却在偶遇王杰希后,把循序渐进的重要战略思想忘得一干二净,直接一步到位。

要说巧遇,也不全是巧合。

乔一帆要在十月七日前回杭州。于是他邀请几个在北京的好友小聚,就当提前过生日。乔一帆吃晚饭没喝酒,就由他开车载朋友们去KTV,然后在停车场看到了王杰希的车。

附近是酒吧一条街,虽然无法想象王杰希蹦迪的画面,但车在这里,乔一帆直觉人也不可能走远。

平日里不想不要紧,一旦有了苗头就怎么也压不下去了。乔一帆现在就想见王杰希。

除非王杰希是在包厢和朋友唱歌,他不可能一间间找。如果是在酒吧的大厅,那就有可能碰见了。乔一帆查询了点评的APP,排除了吵闹的酒吧,只有几家清吧。其中有一家还是新开的,评价挺不错。乔一帆当机立断,抛下友情寻找爱情去了。

寿星的运气总是不错。

乔一帆在新开的酒吧看见了王杰希。他坐在靠墙的卡座,旁边还有一个好看的男人,一看就是omega。

王杰希戴着黑细框的眼镜,面无表情地看手机,但也在听身边的男人说话,偶尔回一两句。男人不介意他的冷淡,手臂搭在他肩上,十分亲昵。男人似乎感受到乔一帆的视线,回望过来朝他一笑。

乔一帆赶紧收回视线,在吧台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。

“哥们,看你进来好像就在找人。你是被鸽了?”

乔一帆刚落坐,酒保就给他推来一杯柠檬水。

“没有没有,我就一个人。”

酒保说:“噢,懂了。我发现你看那桌有点久啊。挺多人注意那桌,还送酒过去,不过都被拒了。看样子他们是一对,没戏。omega漂亮,alpha帅气。”

乔一帆无言,只想王杰希这一米八一的身高骗了多少人。

“送酒过去?”乔一帆问。

“对。开业酬宾,第二杯半价。扫码点单哦亲。”酒保点点桌角,“这酒送过去,对方接受的话,今晚你懂的吧?”

“……”乔一帆喉结微动。

酒水单看得眼花,也看不出所以然,乔一帆干脆选了最贵的下单。

“哥们,你是个狠人。我这就给你调。”

“送给那桌戴眼镜的先生。”乔一帆补充道。

酒保吃惊:“你是omega?”

“我是alpha。”

“你好这口啊。”

“对对对。快送过去吧。”乔一帆捂脸,不想多做解释。

这什么走向,他居然问前队长要不要来一炮。要是被拒绝了,他真没脸面对王杰希了。

服务生回来说王杰希收下了,乔一帆惊得下巴要掉了。

“然后我该干嘛?”他问酒保。

“干了这杯酒,上路啊。”酒保说。

总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太对,乔一帆还是一口闷了酒。

酒入口微甜,过喉又辣得他眼泪出来了。乔一帆端起免费送的柠檬水仰头一饮而尽,才站起身朝王杰希走去。

别怂,你已经不是十九岁了。乔一帆,你不可以见王怂,王杰希已经不能让你加训了,他竞技场solo也打不过你了。乔一帆一边走一边默默给自己打气。

后续的事,乔一帆就记不太清了,只隐约记得自己被王杰希揪出了酒吧。他和王杰希接吻了,然后就去了酒店。

第二天,等他清醒过来,王杰希已经离开了。他狠狠捏了一下自己大腿,疼得龇牙咧嘴,才敢相信不是做梦。

乔一帆下楼退房的时候,被前台告知房钱已经付了,还妥帖地续了时间。

前台小妹朝乔一帆眨眨眼,说:“你找的那个A真帅。身高腿长的,腰力也不错吧。”

乔一帆尴尬地笑。


“房钱还是他付的。怎么可以让他付房钱。”乔一帆喃喃道。

“重点是房钱吗?”高英杰很想顺着网线爬过去敲敲乔一帆的脑袋。

高英杰思索片刻,道:“一帆,你这是知道前辈离婚后就直接和他开房去了?你动作也太快了吧?”

乔一帆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我给你加油,你也不能这样加。”

“加油……我不就一脚油门踩下去,车就开了。”乔一帆摸摸胸口,接着道:“我又慌了。你说,我心慌是不是因为他怀了,然后他不告诉我就去打胎,我的宝贝在提醒我。”

“你清醒点,别贫了。这不太可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高英杰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也对,我还没告诉你前辈离婚的原因。我听说……”

高英杰说完,耳麦那边又是一阵沉默,然后“咚”一声闷响,把他给吓了一跳:“一帆,你做什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我捶了桌子而已。”乔一帆语气冷漠。

高英杰:“你不疼啊?还打不打比赛了?”

“嘶——疼啊。”乔一帆捂手,“不聊了,我去找冰袋。”

高英杰:“……”


-

王杰希眯起眼仔细瞧那两根一深一浅的线,验出来的结果为“可能怀孕”,还是要去趟医院。

胃依旧有点难受,王杰希看看茶几上的胃药,最后把胃药收进了抽屉。

医生是老熟人了,不会出岔子,白纸黑字的检验报告单更不会说谎。

“恭喜啊。今天检查他都不陪你来?”医生说。

王杰希说:“我离婚了。”

医生噎了一下,道:“呃,你前夫知道你怀上了吗?会考虑复婚?”

“跟他没关系,他的标记我都消除了。是一夜情。”

“……?”医生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一夜情,没戴套,我也忘吃药了。”王杰希重复。

医生看着王杰希的眼睛,确认他没开玩笑。医生将手中的笔转了两圈,说:“你抑制剂吃得过多,导致omega的激素水平低于平均值,不易怀孕。出于对你身体的考虑,我肯定是不建议你做手术的。但你这是一夜情……”

“我回去考虑一下。”王杰希说。

“尽早决定吧。趁还没满三个月。”医生叹了口气,“要是能联系上那个人就联系一下吧。”

不过出去找一夜情的alpha能有几个靠谱人。医生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,不禁摇摇头。


回到家,王杰希又看了看报告单,忍不住皱眉。

对王杰希来说,打还是不打,都不是个问题。小孩生下来他一个人完全能担负起以后所有的开销。

更大的问题是,要不要告诉乔一帆。现在还在常规赛中,打扰他比赛就不好了。

别人意外怀孕是烦恼找谁负责,王杰希则是苦恼人太负责。王杰希都能想象乔一帆先是吃惊,然后道歉,最后一定要拉着他去领证的样子了。

王杰希觉得这件事是他自己的责任,怪不到乔一帆头上。

国庆假的时候,王杰希的omega发小又闲不住了。

“王杰希!为了庆祝你回归单身,我们去蹦迪吧!”

“太吵,不去。我已经单身三个月了。这三个月你拿我当借口,以各种方式庆祝十五次了。”

“哎,不吵不吵。不是蹦迪,是开了家新的清吧,环境挺好的,我想去看看。”

“我晚上要打游戏。”

“希希,你不爱我了吗?”

“我刚下班,今天副本还没打。”

“你不是老板吗?难道你上班玩游戏会被员工扣工资?”

王杰希:“……”

最后,王杰希实在受不了好友的恶意撒娇,只能答应。


“要迅速走出一段感情的最好办法是开启另一段感情。这几天我带你走了这么多地儿,你怎么还这么不积极主动啊。”

好友将手臂搭在王杰希的肩上,说得头头是道,像个情感经历丰富的过来人。可王杰希一清二楚,这就是个零经验的omega,还不如他呢。而且离婚是王杰希提出的,根本没有好友说的那般痛苦不能自拔。

王杰希是个挺淡漠的人。或许他就是懒,荣耀耗费了他几乎所有的激情和精力,对其它事就分不出多余的在意。他也自知理亏,不管不顾离家打游戏快十年。于是听从家里安排,和门当户对的相亲对象谈了不到半年,觉得相处还行就结婚了。接着,alpha的母亲催他们生孩子。他们就准备生,可一直没动静。王杰希想应该是自己抑制剂吃多的副作用,去医院检查后果然如此,只能慢慢调养。

过了一年多,alpha腻了按部就班的床事,在外面养了一个omega,听说已经怀孕了。alpha的母亲睁只眼闭只眼也不管,但为了两家面子和生意,也不提离婚的事。

王杰希知道以后,立刻搜集alpha出轨的证据,提出离婚,同时向omega保护协会发送保护申请,让协会关了那个alpha几天,顺带讨了一笔婚后冷暴力导致的“精神损失”费,两家生意也自此断绝来往。一系列操作,毫不拖泥带水。


“虽然你是冷酷无情omega痛打渣alpha的典范。”好友说,“你A到爆,A到我想嫁你。但我还是觉得你不能这样无欲无求了,不要再做一个没有感情的游戏宅和工作狂了。爱情,会让你年轻,让你永远充满活力……”

“你点不点单?不点单,我走了。”王杰希看着酒水单,完全不想听好友在他耳边念叨恋爱课堂。

“点点点。就这个吧。”好友戳戳王杰希,“哎,兄弟,好像有人在看你。”

两人坐在这里半小时,已经拒绝了至少五杯饮品。全是冲王杰希身边漂亮omega来的。

王杰希对人毫无兴趣,低头专心看手机上荣耀新版本的技改通知。

爱情,影响他打游戏的速度。

直到一杯酒被服务生端过来,王杰希才抬起头。

这杯酒是店里最贵的特调,六十毫升,四位数。

顺着服务员的视线,王杰希看见转头捂脸恨不得人也钻到吧台下的乔一帆。

“给我吧。”王杰希说。

然后,他看见乔一帆听酒保说了什么,一口闷了酒后朝他走来。

王杰希不禁眉毛微动。居然喝酒泡吧,看来很闲,小青年要加训。

好友内心替乔一帆祈祷,王杰希这是要收拾人的表情啊。这个alpha完了。

乔一帆整个人已经有些飘了。但他觉得自己没飘,挺直背往王杰希面前一杵,字正腔圆道:“王杰希。”

乔一帆把名字念得一字一顿,像是来寻仇。

好友轻声问:“你们认识?”

“我以前的队员。”王杰希脸色阴沉,“你先回去,到家给我发消息。”

“哦。”好友咽了咽口水,赶紧溜了。

“一帆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……”听见王杰希开口,乔一帆瞬间泄气。心仿佛跳到嗓子眼,堵住了所有的话,他先前打的腹稿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乔一帆大脑当机,答非所问:“那个酒,你喝吗?我觉得还挺好喝的。”

“我要开车,不能喝。”

“对哦。”乔一帆摸摸后脑勺,“好巧,我也是开车来的。我在停车场看见你的车了。”

“你开车还喝酒?”王杰希看乔一帆愣乎乎的样子,觉得他应该是醉了。

王杰希扫了眼四周,发现越来越多人在探头探脑地看这里,便道:“我们出去说。”

“好。”

王杰希站起身往外走,乔一帆赶紧跟上,很自然地牵住王杰希的手。王杰希转头看他,乔一帆眼神无辜地回望。

看来是真醉了。王杰希想。他干脆反握住乔一帆的手,拉着人往停车场走。

“是和朋友提前过生日吗?”王杰希清楚乔一帆是个什么样的人,无缘无故往酒吧街跑是不可能的。他想了想月份以及这里附近适合聚会的情况,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。

“你记得我生日?”

“记得。”

乔一帆怔怔地看向王杰希,然后垂下眼帘自言自语:“微草有档案记录,别多想别多想。”

王杰希没听见,把人带到自己车前。他打开后座车门道:“上车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乔一帆站定没有动。

“一帆?”王杰希疑惑地看过去,没想到乔一帆突然伸手越过他把车门按上了。

王杰希没有防备,不禁后退两步,后背靠到车门上。乔一帆顺势将手撑在他肩膀两侧。

乔一帆盯着王杰希的眼睛,道:“王杰希,我……”

王杰希抬手放在乔一帆的小臂上,打断他的话,说:“一帆,有些话在说之前要考虑清楚。”

王杰希隐约知道乔一帆是喜欢他的。但他一直当作这份感情是青训营小孩心血来潮的偶像崇拜。

王杰希想避而不谈,可乔一帆的眼神告诉他,他躲不了。

“我很清楚,我喜欢你。我一直喜欢你。我听说你现在是单身,你愿意跟我试试吗?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乔一帆倒豆子般将感情一股脑全倾泻出来。

王杰希不说话。两人面面相觑地僵持着。

乔一帆眼底朦胧,王杰希看不清他眼中自己的倒影。

他能想到乔一帆最初向往他的原因。

可是褪去荣耀大神那一层曾经的光辉后,我也不过是个无趣的普通人。你还会喜欢我什么呢?

王杰希想着年少时的美好憧憬还是不要打破的好,将手放到了乔一帆肩膀上。他正想拒绝,就听乔一帆道:“对不起。”

王杰希的一个动作和一个眼神,乔一帆就心领神会。王杰希对他只有前后辈的情谊。

乔一帆缓缓放下手臂,侧过脸闭眼在肩膀上擦了擦,然后朝王杰希露出一个笑容:“我朋友还在等我。时间不早了,您赶紧回家吧,我就不麻烦您了。”

这个笑容熟悉得让王杰希心头一震,让他恍然想起乔一帆曾经拿着一束淡粉玫瑰花朝他这么笑,尴尬又克制。

那束玫瑰花,后来他又在微草门前垃圾桶里见到了。

那天他本应在路口转弯,突然想起手机落在微草俱乐部,便又掉头回来。车驶进大门前余光扫到垃圾桶里的粉玫瑰。实在是太扎眼,让人没办法忽视。那时他只想到乔一帆大概是告白失败了。

王杰希找回手机后,天下起了大雨。有点不放心乔一帆,给他发微信。

王杰希:一帆,你带伞了吗?到家了吗?

乔一帆:刚到。正好没淋到雨。前辈,到家了吗?

王杰希:还没。雨太大,等一会儿。

王杰希想还是不要戳人伤口,删掉了有关告白的询问。而且他想乔一帆不是失恋会去做傻事的人。

王杰希:新赛季加油。

乔一帆:嗯,我会的。

王杰希想起两人的聊天记录是似乎停在他结婚前。乔一帆说要加训就不来参加他婚礼了。


明白乔一帆的心意后,王杰希有些无奈。不知道是自己太迟钝,还是乔一帆隐藏得太好。说不动容是假,可他更多思虑的是自己担不起这份喜欢。他冷情惯了,不太懂这份非你不可的感觉。

王杰希还在思忖自己该怎么办,就看乔一帆身形晃了一下,脚下踉跄,倒向了自己。

王杰希赶紧扶住他:“怎么了?”

“有点晕。大概是酒的后劲上来了。”乔一帆摇摇脑袋,“没事。现在好了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乔一帆刚才下意识扶上王杰希腰的手却没松开。

“我能再靠一会儿吗?”乔一帆问。

王杰希沉默地环住乔一帆的背,安抚地拍了拍。

乔一帆下巴放在王杰希肩膀,脸贴着他的脖颈,慢慢闭上眼。

最后一次任性妄为了。乔一帆想。




命中注定(下)

10 Sep 2018
 
评论(14)
 
热度(174)
© 贰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