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cp是为了快乐。

感谢所有的小心心、小蓝手和评论。

欢迎来唠嗑!
 
 

【林方 古风paro】错偷

1.感觉不怎么古风的古风paro。明明一点点结果磨叽了挺久。
2.ooc注意。有一句话的韩张 双花。叶修是王爷,不是叶王_(:з」∠)_。食用愉快。


林先生家遭贼了。
这事儿一个上午就在呼啸镇里传开了。乡亲们都议论开了。
有说那小偷不长眼的,居然偷林先生的钱财。
不少人附和:可不是嘛,欺负老实人。

也有不信的:林先生上过战场,要是连个小偷进屋都不知道,要是在战场上这么不谨慎岂不是早就没命了。

反驳的也有:那说不准,要是天下第一神偷呢?轻功盖世无双。

又有人不满了:神偷那可是劫富济贫的好贼,偷的全是贪官,怎会轮到林先生。

林敬言,也就是林先生,是呼啸镇的名人,比起教书育人,更擅长其实是上阵杀敌。
耀国霸图军的铁蹄威名远扬,敌人闻风丧胆。
林敬言的战功虽不及镇国大将军韩文清,但也是个小将领,擅长以少胜多,偷袭敌人从未失手。
林敬言婉言谢绝了皇帝给他在京城的职位,回到了呼啸镇,一心一意做起了林先生,给镇上的小孩上课还不收钱。朝廷也念及他是有功之臣,每月发点银子给他,林先生的生活还算过得不错。

看着众人在自家门口闹闹哄哄的,林先生安慰道:“没事没事,就当破财消灾。身边还是有银子的。谢谢各位关心了啊。”
见林先生如往常一般笑眯眯的,众人也就散了。


林敬言左手支着下巴,右手磨着墨,想着能问谁借钱。

韩文清解甲归田之后,和前霸图军军师张新杰云游四海,根本找不到人。

战友张佳乐现在也不知道在孙家的哪条画舫上大快朵颐。

林敬言叹了口气,心情沉重。

就他还是一个人,现在娶媳妇的本钱还叫人偷了去。叫他怎么高兴地起来。

所谓还剩的银子就只是钱袋里的几两碎银。
林敬言习惯用多少拿多少钱。朝廷给的钱和自己积攒下的钱都放在一个箱子里。今天早上起来却发现箱子没了。

一个能找到又挺有钱的人从脑海里一闪而过,林敬言犹豫了一下,提笔写信。



叶王爷看着方锐放在自己桌上的箱子,再看了林敬言寄来的信后,顿时哭笑不得。

“方神偷,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又一个贪官呗。没想到一个呼啸那么个小地方也能捞到这么多钱。”方锐翘着腿,得意地坐在桃木椅上。
叶修手指一下一下地敲了敲箱子,笑道:“这就叫多了?”
“去雷霆县走了走,我觉得清官就应该像雷霆县的肖县令一样,听说家里的碗都不满八只。” 方锐端起茶喝了口,继续道:“在呼啸镇发现这也是个意外,也就不说了。反正自此神偷也退出江湖了。”
“我看可不行。”
“又怎么了?王爷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,我不过偷了你一次,你就让我东跑西跑帮你查贪官。现在各地可是都查完了。”
“你把人存了几年娶媳妇的钱给偷来了,瞧瞧,信都给我寄来了。”叶修把林敬言寄来的信朝前一推。
“啥?”方锐瞪大了眼睛。

那晚月黑风高,方锐照例出来活动筋骨。想来是晚饭吃的葱油饼太过油腻,在飞到一户人家屋顶时肚子疼,便急急忙忙跑去了人家的茅房一泻千里。然后,职业病犯了,开始在屋里兜兜转转起来,结果发现了一个不小的箱子。

“那人穷得快揭不开锅了,去还给那人吧,你呼啸镇打听打听,林敬言林先生,老好人一个。”
“……”


林敬言收到叶修来信的时候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叶修让他这几天晚上别睡,等人来送钱。
结果当晚就听到茅房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“果然是葱油饼有问题,哎哟,我的肚子。唉?纸呢?”
然后,一叠纸隔着门缝递到方锐眼前。
“谢谢啊,兄弟。”

方锐提起裤子才想起自己好像不在客栈。出了茅房,就看到林敬言微笑着看着他。

后来,林先生的媳妇本回来了,另送一个媳妇。

林敬言估计这是叶王爷做的为数不多的不坑人的好事。

—完—

23 Nov 2014
 
评论(9)
 
热度(67)
© 贰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