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cp是为了快乐。

感谢所有的小心心、小蓝手和评论。

欢迎来唠嗑!
 
 

【乔王】Tiramisu

· 吭哧了很久,结果感觉像个大纲(x

· 一个 突然复合 的故事

Tiramisu在意大利原文里“Tira”是“提、拉”的意思,“Mi”是我,“Su”是“往上”,合起来就是“拉我起来”的意思;也有另一种解释是“带我走”和“记住我”和“要回来”。

 如果你爱上一个人,给对方一块提拉米苏,就意味着将心交给他手中,愿意与其远走天涯。 *百度

 

 

824.2

走出机舱,王杰希情不自禁地深吸一口气。或许是PM2.5低,又或许是心理作用,王杰希觉得H市的天空和B市相比,看起来蓝得多。

 “喂,大眼?稀奇了,你居然给我打电话。”叶修放下手里的谱子,专心和王杰希讲话。

“我到H市了。”

“知道知道,巡演嘛。怎么,要给我送门票?”

“想听就自己买,”王杰希一边在传送带上寻找行李箱,一手拿着手机说“我就想问问一帆的店在哪里?”

“你先告诉我,我给你传的谱子你看了吗?”

“看了。”

“怎么样?”

“还行吧。”

叶修笑了一声,说:“你说好帮我改谱子的,别反悔啊。我一会儿就把一帆的地址发给你。没其他事,那我就先挂了啊。”

“叶修,”王杰希顿了顿,认真道,“谢谢你。”

“呵呵,都是兄弟客气啥。记得给喜糖和烟,份子钱别问我要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王杰希的感激之情顿时化为乌有。

 

824.3

“抱歉,已经打烊了……”

晚上十点,乔一帆如往常一样擦拭着收银台,听到开门声下意识地开口拒绝来客,却在抬起头的一瞬间愣住了。

 站在门口的男人装着笔挺的西装,背着琴盒,身旁还有一个行李箱。

 “刚演出完,实在是找不到吃的,就看到你这还亮着灯。”男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琴盒,解释道。

 乔一帆认得来人,他今天还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。王杰希,著名小提琴演奏家,两年前赴国外进修,最近刚归国举办巡回音乐会。今晚是到H市的第一场。

 乔一帆看着王杰希拖着行李箱找了椅子坐下,显然是装作没听见他刚才说的话。

 他放下手里的抹布,走到王杰希跟前,说:“先生……”

 “什么?”

王杰希眯了眯眼。他有些困,时差还没有倒好,就马不停蹄地和乐团排练演出。

 “……想吃什么?”看到王杰希的黑眼圈,乔一帆还是心软,婉拒的话都到了喉咙口,还是咽了下去。

 王杰希撑着头想了想,问道:“有面嘛?”

 乔一帆抿起嘴。他这里卖西点和咖啡,王杰希不至于连店里的装修风格都看不懂吧?

 见乔一帆又想拒绝的样子,王杰希歪头,补上一句:“一直彩排到演出,我晚饭没来得及吃。”

“等我。”乔一帆叹了口气,转身去了厨房。

 热气腾腾的面终于摆上了桌,王杰希却手抖地几次没能拿起筷子。

“老柴的曲子你知道的,这几天我拉得手都软了。”王杰希道。

 “嗯。”

 “你辣放多了,辣眼睛。”王杰希揉了揉眼睛。乔一帆隔着白蒙蒙的热气看到他眼眶红了。

 乔一帆垂在身侧的手攥成了拳后又放开,说:“我去打扫了。慢慢吃。”

 “好。”

王杰希低头捞面,嘴角微扬。

 等乔一帆收拾东西再出来,发现王杰希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,脑袋旁边的碗里只剩下半碗汤,上面一点红油都没有。

 

真是拿你没办法啊,杰希。乔一帆想。

 

825.1

乔一帆不可能让人就在店里睡一晚上。

他只能把王杰希,连同他的琴和行李箱全部弄回了家。等把人安顿到床上,已经过了十二点。

 乔一帆的房子是两房一厅的格局,原本小客房改成了书房,所以王杰希睡了他的床,他只能睡客厅。

躺在沙发上,乔一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索性盯着客厅的钟,听着轻微的滴答声数着秒数。他害怕天亮,害怕天亮后发现其实没有人睡在他的房间里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抵不过汹涌袭来的困意,闭上了眼。

 

“嗒”一声,卧室的房门被缓缓打开。王杰希抱着枕头,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。

折叠式的沙发床足够两个成年男人一起睡,乔一帆却抱着被子靠在一边,空出了一大片。

王杰希不自觉地屏住呼吸,慢慢抽出被子,然后躺下,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。

 

825.2

周六的下午是乔一帆雷打不动练琴的时间,一般这个时候学校琴房不会有人,今天却在门口听见房里传来琴声。乔一帆轻轻打开门,就看见一个人笔挺地站着,初秋午后的阳光洒在那人身上,薄薄地镀上了一层光辉,悠扬的音乐就是从他指尖倾泻而出。

一曲完毕,王杰希睁开眼,看见了杵在门口的乔一帆。

“一帆,来练琴?”

“是,啊不是。王老师您练,我、我就路过。”

王杰希轻笑了一声,道:“带着琴路过琴房,还真巧。”

乔一帆红着耳根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“加油,好好练。”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膀,拿着琴离开了。

 

乔一帆喜欢小提琴,也顺利考进了音乐学院,但天赋似乎只能支持他走到这里了。

毕业后进入了微草乐团,他也只是一个替补,上台演出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他的好友高英杰则直接进了第一提琴组,他从小就跟着一起学琴的前辈王杰希就是微草乐团的首席。

 加入乐团将近一年后,乔一帆终于发觉了不对劲。

他羡慕高英杰的天赋,也佩服他十年如一日地勤奋苦练,但从不会嫉妒。可是看见好友能和王杰希亲昵地交谈,而自己只能站在边缘的位置看着,乔一帆感觉心中有难以名状的酸涩感。

 

在高英杰又一次抓到乔一帆一个人晚上加练不叫他后,高英杰佯装生气地把人拽出琴房。

“一帆,你这几天怎么了?”

乔一帆去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饮料,递给高英杰一罐,然后坐在了台阶上。

“一帆!”见乔一帆不说话,高英杰着急了。他很担心一帆,因为乐团最近要重新筛选成员,有人进就有人出,乔一帆又正巧处在特别危险的位置,他很怕乔一帆给自己太大压力。

 乔一帆拉开易拉环,灌下两口饮料,开口道:“没什么。”

高英杰不满地盯着他,乔一帆妥协了。

“英杰,我好像喜欢首席。”他说。进了乐团后,乔一帆对王杰希的称呼也改了。

“我也很喜欢啊,很多人都喜欢,拉琴时候超帅。”

“不是你说的喜欢。”乔一帆笑了笑,他本来和高英杰一样,也是王杰希的迷弟。

“啊?”

“是想把他上了的那种喜欢!我前几天梦到我把王杰希给上了!”

乔一帆自暴自弃般一口气不带喘地说完,就抱头不敢看好友的表情。

高英杰不可置信地看着已经状似鸵鸟的好友,然而又像是感应到什么,转头一看。

王杰希正巧走下楼,站在他们身后。

 “首、首席!!”高英杰急急忙忙地站起身。

而乔一帆像是被点了穴,抬起头看着王杰希,一动不动。

“不早了,你们快回去睡觉吧。”王杰希说,面无表情,看不出究竟有没有听见乔一帆的话。

“啊,好、好的。”高英杰结结巴巴道,显然还没从双层冲击中回过神。

乔一帆终于回过神来,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下楼去,没回头看一眼王杰希。
“英杰,快去跟着他。别摔了。”
“噢噢!”
王杰希看着乔一帆落荒而逃的背影,觉得他是要哭了?

一直到微草乐团筛选成员那天,王杰希才见到说了要上他却躲了他好几天的乔一帆。王杰希想如果不是因为必须要来面试,乔一帆是不是会躲他一辈子。

乔一帆演奏完毕,王杰希皱起眉头,问:“你自己改动了一些?”
“是的。”乔一帆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王杰希转过头,不知和坐在一旁的团长交流了什么,团长摇了摇头。
王杰希还想再说话,团长微微抬手,示意他不用再说了。

“嗯,一帆你先回去等通知吧。”王杰希说。
乔一帆知道自己肯定没戏了,毕竟留不留人的决定权还是在团长手上。

第二天,乔一帆接到劝退通知时,他就已经理好了行李箱,对于离开微草他没有多少难过,只是有些不舍。
走出宿舍大楼,乔一帆苦笑,大概再也不会见王杰希了。
哪知一抬头,就看见王杰希朝他走来。


“一帆,我很喜欢你昨天的改动,是很好的想法,让乐曲情感表达更有张力。”
王杰希将乔一帆邀请到附近的咖啡馆。
“嗯,谢谢首……前辈夸奖。”乔一帆犹豫了一下自己应该怎么称呼王杰希。他已经离开乐团了,叫首席不合适。王杰希也并不是他在音乐学院时的老师,叫老师也不适合。最终挑了前辈一词,尊敬却带了点疏离感。

“就还是缺了点技巧。”王杰希补充道。
乔一帆无奈地笑了笑,说:“我知道的,可能就这样了吧。”
一个演奏者不能缺少技巧,就好像把两只老虎拉得再怎么情感充沛丰盈感天动地,别人也不会觉得这个演奏者有多厉害。

王杰希知道的,乔一帆比乐团任何一个人都勤奋,跑琴房比谁都积极。可是技术就是没再怎么提升。有些时候不得不相信世界上就是有种东西叫天赋。

“一帆,你准备接下来做什么?”王杰希岔开了话题。
“应该是先去琴行做老师吧。”

王杰希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。谈话陷入了沉默。
“一帆。”王杰希拿小勺在咖啡里搅了三圈后,犹豫地开口。
“嗯?”
“一帆,我们试试吧。”
“试、试什么?”乔一帆瞪大了眼睛。
“我们试试在一起吧。我喜欢男人,对你也挺有好感的,我愿意和你试试。”王杰希说完,像是想起上次乔一帆的窘迫,不禁笑了起来。但不得不承认,当他听到乔一帆的话时,他感觉心脏像是漏跳了一拍。
“我我我……”王杰希这一记直球打得猝不及防,乔一帆只感觉脸颊发烫,气血全往脑袋上冲,“好!”

这稀里糊涂就答应了,一试就试了一年。
手也牵着了,嘴也亲到了,人也上过了。乔一帆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,王杰希并没有明确对自己表现过有多喜欢,他总觉得自己其实是在梦里。
像是验证了他的想法,乔一帆感觉自己灵魂飘出了自己的身体,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对王杰希说:“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,我们分手吧。”
王杰希盯着乔一帆的眼睛。

半晌,他说:“好。”


825.3
乔一帆猛得睁开眼,看见熟悉的天花板。又是梦啊。他长吁一口气。
乔一帆刚和王杰希分手时常做那样回忆过去的梦。梦里太过美好,醒后的孤独感让他感到害怕,所以刚分开的日子里,乔一帆可以整夜整夜的睡不着。
大概是今天见到了王杰希,勾起了所有回忆。

乔一帆想抬手揉揉头,发现自己手臂正被人抱着。

“杰希!”乔一帆见到本应该在房间里的王杰希此时却躺在旁边,太过惊讶以至于没控制好音量。
“嗯?”王杰希眯着眼迷迷糊糊地应了声,“一帆别闹,困”,松开乔一帆的手臂,翻个身接着睡了。

乔一帆看了眼客厅的钟,不过才六点半。反正也睡不着,他干脆起床出门买早饭。

乔一帆回到家时,看见王杰希抱着被子坐在沙发上发呆,两眼迷蒙,俨然还没有睡醒的样子。看到乔一帆站在门口,王杰希微微歪了歪头,说:“我想吃豆腐脑。”
乔一帆举了举手里的袋子,忍不住逗他说:“没有豆腐脑只有豆腐花。”
“不行,要豆腐脑。”王杰希认真道。
“诶,吃起来差不多。这边只能买到豆腐花,乖。”
王杰希小声地嘟囔了一句“不一样”,向乔一帆妥协了:“好吧,那一定要咸的。”
“当然是咸的。”乔一帆一直记得王杰希的喜好。

看着王杰希平静地一勺一勺舀着豆腐花,乔一帆有些摸不准王杰希到底为什么还要来找自己。
分手是他提出的。王杰希也答应了。
纠缠不休求复合感觉不像是王杰希会做的事情。


825.4
“阿姨好。”这是乔一帆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母亲,说不上多美貌但是很有气质。
“一帆,很抱歉这么唐突地找到你,”王母摩挲了一下咖啡杯,接着道:“我知道你和杰希是恋人。”
咖啡馆里柔和的音乐根本无法缓解乔一帆的紧张。见乔一帆绷着一张脸,王母笑了笑,说:“你别紧张,我并不反对你们恋爱。”
乔一帆并不觉得自己能彻底放松,王母找上门肯定是有事。

“一帆,你觉得杰希怎么样?”
“很好的人。”
“你喜欢他么?或者说,你爱他么?”
“当然是爱他的。”乔一帆抿紧了嘴唇,他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果不其然,鞭子就来了。

“那你知道他宁可放弃小提琴也要和你在一起吗,你真的爱他了解他么?”王母的语气陡然凌厉起来。

乔一帆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王杰希,但直到坐在王杰希母亲面前,他才想起王杰希并没有和他说过多少家中的事或是自己的事,两人在一起时多数是乔一帆找话题,王杰希安静地听着。

“……什,什么?”乔一帆愣住了。

王母叹了口气,她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,喜欢把事情都自己扛,她这是迁怒乔一帆了。
王母放缓了语气,说:“自从杰希和我们出柜以后,他和他爸就再没有好好说过话。他爸本来都要同意他带你来家里,结果随口一问他乐团的进修是什么时候,你知道杰希回答什么吗?他说,他不去了。他准备退出乐团。他说乐团太忙了,想过平淡的日子。”
乔一帆张了张口,却说不出话。他一直以为在这段感情里自己付出的要多一点,王杰希并不是特别在意。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。
乔一帆出柜早,也很顺利,曾向王杰希提过去回家见一下乔一帆的父母,但是乔一帆看见王杰希困扰的样子,这事就不了了之。乔一帆原以为王杰希或许只是玩玩,并不想见家长。哪知他困扰的其实是他家对他们恋情的不接纳。


王杰希经常会和乐团一起排练到很晚,乔一帆每次都会煮好夜宵等他回来。乔一帆依稀记得,他看着王杰希吃面,说:“杰希,很累的话,排练就稍微偷偷懒吧。”
当时说完,乔一帆就后悔了,他见王杰希停下筷子,以为王杰希生气了。一个视音乐如生命的人,让他如何能够以懈怠的态度面对音乐。
“呃,那个当我没说。”乔一帆讪笑。
“嗯。我考虑一下。”王杰希说。
乔一帆现在才反应过来王杰希原来说的是考虑退出乐团的事。

“一帆,你还年轻,你的未来还很长,但杰希已经三十二了,这刚到顶峰的事业不是说放就放的。你好好考虑一下吧。”王母说道。

那天,王杰希的母亲离开后,乔一帆不知在咖啡馆里坐了多久。他想了很多。想他和王杰希的初识,想他和王杰希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,想他还是最喜欢看王杰希在舞台上游刃有余拉琴的样子。
以爱为名去禁锢飞翔的翅膀,不是太自私了吗?


“一帆?”

“啊,怎么了?”乔一帆被王杰希从回忆里唤回。

“你怎么不吃早饭在发呆?”王杰希说。

“我在店里吃好了再回来的。”

“我吃饱了,”王杰希端起碗,“我来洗碗。”

“啊,我来洗。”乔一帆急忙站起身。

“总不能白吃白喝白睡不干活吧。你去收一下沙发,我洗碗。”

乔一帆其实还真不介意王杰希白吃白睡的,想怎么睡就怎么睡,把他人睡了都没问题。但乔一帆见王杰希坚持要洗,也就让他去了。自己去客厅叠沙发上的被子。

想起来以前王杰希并不喜欢做家务,一是演出太忙,二是他自己本身也容易犯懒。有时候晚饭后乔一帆在洗碗,王杰希会从背后抚上他的腰,在他耳边说“明天洗也不迟”,那时候的乔一帆会红着耳朵义正言辞地拒绝,妥妥的一枚今日事今日毕的好青年。现在想想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乔一帆抱着叠好的被子发起了呆。

“快九点了,乔老板又在发呆?不去店里吗?”王杰希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。

“啊,去。”乔一帆微微晃了晃脑袋,清醒了一下。

 

825.5

“你的乐感很出色,比起拉别人的曲子,不如试试自己谱曲?”
机缘巧合之下,乔一帆认识了叶修——他现在所在的音乐公司的老板。
乔一帆尝试着给叶修发去了demo,第二天就接到了他的电话。
叶修说:“我在H市的公司缺人,你要不要来?”
乔一帆立刻收拾行李就去了H市,重新拾起了他曾以为抛弃了自己的音乐。

乔一帆现在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音乐人了,靠着赚来的钱开了一家叫Tiramisu的咖啡店。大老板叶修虽然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,那也只是看起来,公司的氛围却是严肃严谨的,乔一帆在办公室作曲不自在,在家又没有心思。自己的咖啡馆就成了最好的办公场所。确认店员都到岗以后,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窝在一个角落写曲子。

 

“老板好!啊——”

乔一帆看到店员姑娘捂嘴惊呆的样子,就知道今天他是没法安心工作了。

这几天微草乐团巡演的事已经传遍了。现在如果不是真的对古典乐感兴趣,并不会有多少人去关注乐团的演出。但是乐团拍了新的宣传照发在了微博上,一个个西装笔挺,特别是王杰希和高英杰,一下子吸粉无数。特别是还写出了H市是巡演的最后一个地方,也是王杰希最后一次登台演出。

“我能弹钢琴吗?”王杰希问。吧台左侧有一架三角钢琴,他昨晚进来时就看到了。

乔一帆很犹豫,微草首席在他这小咖啡馆里伴奏,感觉很不符身价啊。

“不问你要出场费的,”王杰希抬手捏捏乔一帆的脸,“给我做个提拉米苏行不行?”

乔一帆听到提拉米苏一愣,然后答应了。

 

“我的天,老板,你和王杰希认识啊!我能不能去求合影求签名啊!”店员姑娘兴奋得忘了自己还有工作要做。

乔一帆一边找着材料,一边说:“杰希当然会同意你的要求,如果你舍得打断他演奏的话。”

姑娘没在意乔一帆跳过了第一个问题,她瞅了瞅在弹琴的王杰希,捂住胸口说:“好的吧。老板,我去工作了。”

乔一帆名声不小,但是见过他真人的人却为数不多。这是他刻意为之的结果,能不露脸就不露脸。所以这咖啡店也就没有借名人效应,生意不温不火。常客对这店的印象也就是老板挺帅而且手艺也不错。但今天王杰希在这里的事被传上微博后,进店的人明显增多,可是来客们不约而同地没有打扰王杰希,远远拍了照就离开了。但有个人明显就是要去破坏美感。

叶修靠在钢琴边,等王杰希弹完一曲,摸着下巴说:“总觉得你弹得怪怪的。”

王杰希站起身,示意叶修你行你来。叶修自然不客气,坐下开弹。

 

乔一帆从厨房出来时,就看到他的咖啡馆满是人,店外似乎还蹲着记者。

“什么情况?”他问店员姑娘。

“叶修在和王杰希弹琴!”

“啊?哪个叶修?”

“叶修啊,那个兴欣娱乐公司的boss!还会编曲作词都行的那个!老板,你是不是太落伍了?”

 

“不好意思,借过。”乔一帆举着刚做好的提拉米苏,挤过人群,果然看见两人。

“嗨,小乔。”叶修招呼道。

“叶前辈好,你们认识?”乔一帆看着叶修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搭着王杰希,不解他们什么时候那么熟稔了。

“他就是以前学校那个辞职不干还要闹得沸沸扬扬的教授。”王杰希抬起手肘,对着叶修的腰就是一捅。

“哎哟,大眼,你轻点,男人的腰不能乱动的。”

王杰希没理叶修,看着乔一帆手里的提拉米苏,问:“这是我的么?”

“恩。”

王杰希接过碟子,放在钢琴盖上,说:“送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乔一帆不解。

“噗嗤。”叶修很不厚道地笑了,拽着王杰希说:“小乔啊,我欠他一顿饭,我们先走了。”

“我一点要彩排,七点演出。”王杰希顿了顿,道:“晚上见。”

人群看两人离开也就散了。但后来咖啡店的老板被扒出是乔一帆,那时候就离开了的人们别提有多后悔了。


乔一帆看见放在钢琴上的提拉米苏和压在下面的门票,才明白“晚上见”的意思。

他感觉王杰希变了很多,但是又说不上来变了什么。但是有一点没变……

 

“你真还喜欢小乔?”在一个红灯路口,叶修停下车问道。

“是爱。”王杰希慢悠悠地纠正。

“那你觉得小乔怎么想?”叶修继续问,试图不要这份狗粮。

“你猜。”

“我懒得猜,你说吧。”

“我懒得说。”

“啧啧,大眼你学坏了。”

“叶老板,好好开车绿灯了。”

 

825.6

乔一帆去看了演出,很完美。最后正式宣布王杰希不再登台的消息时,他隐约听到姑娘的抽泣声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王杰希站在台上宣布,乔一帆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

乔一帆等到王杰希从剧院后门出来,立刻迎了上去,将一个盒子交到王杰希手里。

“你给我的提拉米苏,我吃掉了,这是我后来再做的。”他说。

“我回去吃吧。”王杰希说。

“回家吧。”乔一帆笑着说。

“好。”

乔一帆拎着王杰希的琴盒,王杰希拎着纸盒,两人牵着手往家里走。
夏末的晚风带了点凉意,吹得人很舒服。
“你记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?”王杰希突然问。
“记得,在琴房。”
王杰希摇了摇头,说“其实并不是。应该是在一个酒吧,那天应该是正式开学前一晚,你和英杰一起来的。”
乔一帆皱起眉,似在回想。

“有点印象。那天好像是一个地下乐队最后一场表演。鼓手很厉害,把气氛带得很热。”乔一帆还记得在厕所遇到了那个黄头发的鼓手,他还画了很浓的妆,看不清脸。
王杰希咳嗽了一声,接着说:“是我。我被选上了微草首席,实在没时间搞乐队了,就最后痛快一场。”
乔一帆惊讶地看着王杰希。
“所以,比起古典乐,我其实更喜欢黑金属摇滚。所以现在离开这个舞台对我来说真没什么,”王杰希接着说,“小时候不想在家练小提琴,跑到外面学打鼓。因为这事还被我爸打过……一帆,怎么了?”

王杰希突然被乔一帆抱住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温热的鼻息洒在他耳后,弄得他有些痒。
“杰希,以后多告诉我些你的事好不好?”
“好。”
“我用一辈子听。”
“好。”王杰希心下想笑,乔一帆居然会说情话了。
“杰希,八百二十四天,我好想你。”

 

八百二十四天,两年又三个月,重洋远隔,孤枕难眠。


王杰希一怔,抬手回抱住他。周围静悄悄的,只有风轻拂过的声音。


824.1
王杰希的母亲陪王杰希走到安检口,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儿子,她叹了口气,问道:“杰希,你真的想好了嘛?”
“妈,对不起……”
王母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别和我说对不起。人是要为自己而活。”
“妈,我想好了。”王杰希顿了顿,接着道,“八百二十四天。我很想他。”

 

-完-


27 Nov 2016
 
评论(10)
 
热度(132)
© 贰一 | Powered by LOFTER